青山是个好地方(决胜2020)

青山是个好地方(决胜2020)

“青山是个小地方,百年彝寨藏深山;青山是个穷地方,洋芋苞谷当主粮;青山却是好地方,绿水青山好风光……”百年民谣,道出了青山浑然天成的美,也道出了青山与生俱来的穷。

一个当年为找口饭吃逃离青山的少年,一个在外打拼三十年、如今事业有成的老板,会回到青山——谁信?“钱百万”肯定是回来炫富的。

一百五十六名学生组成的方阵,英姿飒爽地走进会场,立定,面向观众。一位小女孩从队伍里出列,行礼,转身,然后朝整齐列队的方阵,缓缓抬起双臂。女孩手拿一根指挥棒,轻轻一挥,一曲《少先队队歌》,回响在会场的上空……

美好生活是人类生存的永恒主题,实现美好生活关涉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通达美好生活必须生成和确立美好需要。这种需要既是美好生活的前提与内容,也是美好生活的取向与动力。中华儿女在共同追求和创造美好生活的道路上,要高度重视自身需要的升华。

这是工作队写给青山游子们的一封“家书”。

2014年,朱顺发被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后,他携妻带子外出打工,把老母亲和一双未成年的女儿丢在家里。他还“叫”走了二十多号人。村里一下子多了不少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

美好需要:美好生活的前提与内容

有什么样的需要就有什么样的生活。需要深刻地蕴含着生活的价值取向。美好生活同样如此。它必须将美好的需要作为指向。唯有以美好的需要为目标先导,追求真正美好的生活需要,生活才能变得真正美好。美好生活需要的实现,亦即美好生活,是社会发展的目的向度。发展的目的是实现人民的需要及其提升。良性的社会是为美好生活需要的满足提供足够丰厚的条件,使社会成员得以过上美好生活的社会。在这个意义上,美好的生活需要还是判断社会是否发展及其程度的尺度与标准。满足了美好生活需要就意味着实现了高度的发展,可以说,美好生活需要是人类生活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标尺。

“我家娃娃出息啦!”郝荣忠激动地说。老郝比划着手中的拐杖:“我这根大棍子,只能赶猪赶鸡,可我家娃娃的小棒子,轻轻一挥,就能出来好听的歌子……”

腰包鼓了不够,还要精神上富足,向上向善应成为青山人的美好追求。工作队想给青山人点亮一盏精神上的“灯”,照亮通往远方的路。

老朱立刻算了一笔账:按青山气候,一亩地可种四季蔬菜,一季四千斤,一元一斤,四季就是一万六千元……嘿,比种烤烟划算多了!2018年秋,老朱辞掉在外地的工作,回到青山,一下子种了三亩蔬菜,仅秋冬两季,就赚了二万六千元。同时,他还有四十六只土山羊。种植、养殖一起上。2019年初,老朱先是叫回妻儿回家种菜;接着,又把外出的乡亲叫回来,在家门口种菜。

对更好生活的追求,引领并推动人类的发展进程,构成现实生活通往理想目标的强劲动力。恩格斯曾言,“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需要对于生活和社会的推动亦如此。及时、有效地实现人之需要,能够有力推动生活质量的提升和社会的发展。因此,美好需要的引领和推动作用值得充分发挥。

生成和确立美好需要系统

一踏上阔别的故土,钱汉泽就感慨万分——青山变了,路通了,山更青了,水更绿了,连鸟叫声也更动听了。一番考察后,他决定建一个彝族风味的山庄。第一期投资,在风景秀丽的清幽谷盖一幢集美食、住宿、休闲、娱乐于一体的楼房;还有第二期、第三期开发蓝图,也已在他的脑海里绘制。

随着野马坪景区的升级打造,山庄生意也跟着“火”起来。钱汉泽扳起指头算账:三年收回第一期投资成本,没问题。

这个地处攀西大裂谷与大凉山夹缝中的彝寨小村,是典型的“开门见山、推窗见岩”的高寒彝区,也是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湾丘彝族乡唯一的深度贫困村。全村三百五十三户一千四百六十三名村民,世代生活在海拔两千五百米的高山里。

美好的需要具有某种“解放”的意蕴。在黑格尔看来,人的需要可以区分为三个层次:自然需要、社会需要和精神需要,而作为“高尚需要”的精神需要能够生成解放的作用。虽然这一观点是从客观唯心主义立场作出的,但对于理解美好生活需要亦有启发。美好的需要能够荡涤错误的欲求,让人从不合理欲望的枷锁中挣脱出来。马克思之所以期待劳动成为共产主义社会中人的第一需要,也是希望以之破除资本主义社会中诸多不合理的欲望。因为唯有如此,人类方能真正通达解放与自由。

全体社会成员都应认真而深刻地省思自己在实际生活中显露出的需求,破除不合理的欲望,生成和确立真正美好的需要,进而建构美好需要体系。疫情愈是肆虐,美好生活就越是值得珍视和守护,越是需要开拓和创造;也越是提示我们注重提升自身的需要及其合理性。我们亟须发挥美好生活需要之于大量看似合理实则不当的欲望的超越意义,以真正美好的需要取代不合理、不美好的需要。值得强调的是,全体社会成员应加以反思和提升的不仅是个体自我的需要,而且是整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需要。在人与人的联系高度发达的今天,当需要的不合理造成社会性问题时,没有任何个人能够独善其身。

大青山公司经理,现场边唱名边发钱。当听见“朱顺发九千六百八十五元”时,老朱一愣!他捧着钱款,半天没缓过神儿来。向往笑着对他说:“当初说好的——赚的全归你,你就安心拿着吧!”

山上院坝里,两个村民正在碰杯。一个是李国安——因小儿麻痹症落下残疾,全家老小愁吃愁穿;一个是郝荣忠——因一场漏电事故被截肢,全家靠吃救济度日。因残致贫的相同遭遇,把两颗同病相怜的心拴在一起。两人整天借酒浇愁,结果是愁上加愁,气得媳妇都跑回了娘家。

当向往来到他们面前时,两人笑他:“向书记,你怎么也拐上了?”可聊着聊着,李国安和郝荣忠哭了。向往赶紧搀起他们:“民间有句谚语,洗头红绳要选最长的,知心朋友要交最久的。我们先做好朋友吧!”

需要尤其是美好生活需要,并非只需或只能被动、消极地受发展决定,而是也能动地反作用于发展,并在一定程度上规约发展的取向、方式和趋势。

那天,李国安跟郝荣忠偶遇野马坪。老李谦虚一笑:“还行,我家人均收入可过一万。”老郝低调附和:“我家也差不离。”过去比酒量的两人,如今却在脱贫致富的路上展开比赛,谁也不甘落后。

原来,工作队为了打破青山原先只种烤烟、洋芋、苞谷的产业格局,决定利用青山有机肥足、海拔高、无污染等优势,把高山蔬菜引进大山。可这样的好事,刚开始却响应者寥寥。于是,工作队就“包户到人”。向往主动跟远在江苏的朱顺发联系,劝他拿出二亩烤烟地,租给工作队做“试验田”。这不,结果一季就卖了近万元。

望着驻村第一书记向往有些瘸的右腿,我鼻子一酸。就在十天前,我们走访贫困户时,一只狗突然朝我扑来,向往抢先一挡,右腿被狗咬伤……这位比我女儿还小一岁的九〇后,2017年5月主动申请到青山驻村扶贫。一年后因工作出色,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青山游子:每逢佳节倍思亲。青山是你剪不断的脐带,青山是你抹不掉的乡愁……回来吧,青山的‘绿水青山’,等着你们变‘金山银山’……”

在整个社会共同体中生成和确立美好的需要系统,不能只是通过少数人的努力实现,而必须由全体社会成员携手完成。生活需要将随美好生活的推进而提升,进而带来生活的改善。需要的升华和生活的改善形成的良性循环,也必将给中国人民带来美好生活。

然而,进驻青山的扶贫工作队,要把这里的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朱顺发眺望远山:“秋菜我打算种五亩,到时肯定忙不赢,就请帮工——工钱嘛,我出得起!”

马克思恩格斯科学阐述了需要对于人类以及人类生活的意义。“人们之间一开始就有一种物质的联系。这种联系是由需要和生产方式决定的”“已经得到满足的第一个需要本身、满足需要的活动和已经获得的为满足需要而用的工具又引起新的需要,而这种新的需要的产生是第一个历史活动”。这启示我们,没有美好的需要,就没有美好的生活。

曾铁了心在外发展的钱汉泽,被这样一纸浓浓乡情的“家书”给感动了,自愿回青山发展。

两人听了,半信半疑。向往拍着胸口保证:“照我说的做,包你们日子越过越好!”

2019年8月10日上午,“文学艺术进青山”夏令营活动,如期举行。

火把节前夕,工作队在村两委会上及时提出:青山的事,说到底还得青山人来做。趁火把节之际,把青山的游子引回来!能带项目的带项目,能投资的投资,哪怕带个人气,也行。

“钱百万”本名钱汉泽。十五岁那年,老是挨饿的小汉泽逃离青山,一去就是三十年。靠着自己的打拼,钱汉泽当上了老板,接着,搞餐饮、开旅馆齐头并进,赚了不少钱。

很快,李国安请来帮工,把羊圈牛舍修整妥当。几天后,工作队又把三头母牛、八只母羊,送到李家门上。工作队针对他家实情,用产业扶持资金,特意挑选了这些母牛和母羊。

在青山,种植高山蔬菜虽是头一回,可这头一回就尝到了甜头的乡亲们,种菜的积极性高涨。今年,菜农一下子从三十二户增加到五十六户。门口种菜门口卖,财源滚滚乐开怀。

在崇高的生命和优美的生活面前,只有美好和高尚的需要才能同生命与生活相匹配,也只有以美好和高尚需要作为目标的人,才能现实地生成作为人的发展和解放。生活所以美好不仅在于满足需要,而且更在于扬弃需要的历史局限性。中华儿女必须倍加重视和升华自己的生活需要,以无比高昂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建构本真美好的需要系统。

随后,他把工作队专门为两家定制的脱贫方案,说了出来。

被引回家乡的,还有朱顺发。

踩着彝族歌子《不要怕》,我们这些扶贫工作队队员朝九道陡爬去。

8月3日上午,首届“青山好榜样”颁奖活动现场。“一根拐杖,一条萎缩的脚杆,一群活蹦乱跳的牛羊,一串歪歪斜斜的脚印……从三头牛到一群牛,从八只羊到一群羊……冬去春来,你总是把希望扛在肩上,把贫困踩在脚下,倔强地拖着那条残腿,在脱贫致富的路上,走啊,走……”宣读颁奖词的女孩,早已泣不成声。手捧“身残志坚好榜样”奖杯的李国安,更是泪流满面……女孩,正是他上高一的女儿。接下来,其他四位“青山好榜样”悉数登场,颁奖词均由他们的儿女亲口宣读。五位“青山好榜样”的动人事迹,涤荡着青山人的心灵,也激活了青山人的美好愿望。

本质而论,社会发展的根本是人的发展。美好需要构成美好生活的前提、先导和动力,只有满足真实的美好生活需要方能通达具有实质意义的美好生活。实现生活的美好,迫切需要生成和确立美好需要系统。

这天,雨后天晴。老朱一早就走进一片青翠欲滴的菜地。地里,村民们正在择菜、装菜……前一天,市民益公司在“青山菜农群”发了微信:明天下午,进山“接货”。

郝荣忠那头呢?郝家坐落在村委会与野马坪景区交汇处。工作队帮他指点迷津:经营小卖部、川西小吃……老郝还有一项特长——养蜂。工作队给他“酝酿”出“郝氏野蜂糖”品牌,并帮他办了无息贷款。有了本钱的郝荣忠,一下子就在清幽谷架了五十个蜂箱,后来又新开辟了野马坪养蜂场。

四年后,再回青山,朱顺发着实吃了一惊。四年前,他出村要翻山越岭绕一天;眼下,一条硬化村道直通家门口,出行方便快捷。村口,菜农们正往一辆大卡车上搬蔬菜。这些五彩缤纷的新品蔬菜,在攀枝花市区各大超市,成了供不应求的绿色食品。

说着,向往把两人往怀里一搂:“咱们青山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原生态的。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文学艺术进青山”,是驻村工作队为“青山娃娃”们定制的品牌。每年暑期邀请文艺名家,向娃娃们传授文学、国学、书画、音乐、普通话等知识。

这次,“钱百万”是真的回来了!这得从2018年的火把节说起。火把节是彝族的传统节日,也是游子回家重叙乡情的日子。

美好需要构成美好生活的重要内容和关键标识。美好需要是人发展的有益成果,是升华的人性之积极展示。甚至可以说,需要的发展同时也就是人的发展。生成和确立美好需要并切实将其作为生活的指引,意味着人能够合理地对待和超越自己的本能,既立足和顺应本能,又不受本能控制,克服本能过度泛滥。这是“人成为自己的主人”之深刻表征。这种能够将本能需求引向合理方向并以之为目标自觉活动的人,是高度发展并趋于成熟的人。当人能够有力把握并升华自身需要,做到“从心所欲不逾矩”时,将迸发出无穷的积极力量。反过来看,缺失美好需要这一内容,美好生活不仅不可能完满,而且还会从前提处失去可能。因为,需要构成生活的目标。如果需要不美好,那么,生活的目标就会不合理。没有人能够在对错误目标的追逐中避开迷途弯路,取得真正甜美的果实。在此意义上,缺失美好需要本身就意味着生活不美好,至少是不够美好。需要的不发展和不完善映现了康德所言之人的“不成熟状态”。

美好需要:美好生活的取向与动力

“青山却是好地方,绿水青山好风光……”2019年,青山村最后一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摘帽。青山,如今处处都是好风光。

工作队每年策划的“青山如此多娇”征文比赛,也得到“青山娃娃”们的热烈响应。他们或赞美家乡的自然风光,或歌颂父辈们脱贫奔小康的感人故事……由“青山娃娃”们亲手写、亲口广播出去的一篇篇征文,赢得长辈们的称赞:“娃娃们都出息了!”“青山大有希望哪!”

Author: grantsha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