飓风“约塔”引发洪水中美洲数千居民无家可归

当地时间11月19日,洪都拉斯拉利马,飓风“约塔”带来的洪水淹没了车辆。据报道,2020年最强的大西洋风暴飓风“约塔”侵袭中美洲,引发泥石流,摧毁建筑物,导致数以千计民众无家可归,遇难人数已升至38人。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但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缺乏相关政策的引导和规范,国内汽车改装行业仍处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这一方面导致了众多像陈明一样的爱好者难以“合法”地满足改装需求,另一方面也令国内汽车改装行业的发展陷入无序状态,市场中乱象丛生。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我国机动车保有量已达3.27亿辆,但我国汽车改装比例仅为5%,占后市场的3%。即便如此,2018年中国汽车改装市场产值就已超1600亿元,且每年还在以30%左右的速度快速递增。

除陈明外,他的不少“圈中好友”都有过多次被罚的经历。“比较严重的还有可能会被扣车。”陈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随时面临被处罚的风险,但像他这样“顶风作案”的人仍不在少数。

此外,2019年,鉴于国内汽车改装行业发展态势,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成立汽车改装分会,以专业、权威的组织机构身份来引导国内汽车改装行业发展。

据陈明介绍,他的越野车较原厂升高了离地高度,前后更换了高强度保险杠,并加装了探照灯、绞盘、涉水喉等越野所需配置。改装之后,陈明的越野车性能提高了,但从法律角度来看,已属于非法改装。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虽然屡屡被罚,但陈明始终感到困惑:“为什么增加安全性配置属于非法改装?”陈明认为,相比“肉眼可见”的改装,改写车辆ECU程序等“隐形改装”也较为普遍且安全隐患更大,但无论是相关执法部门还是检测机构,都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监管。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市场潜力大 引车企纷纷入局

事实上,随着国内汽车主要消费需求趋向年轻化、个性化,改装车作为汽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正逐渐被更多人了解与接受,汽车改装产业也被视为足以带动汽车后市场消费的引擎之一。

记者|董天意 编辑|裴健如 卢祥勇 王嘉琦

对此,北京卢沟桥交警大队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汽车改装项目繁多,在执法过程中确实存在无法甄别的情况。“任何形式的车辆改装都不建议,还是有风险。”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相关政策有所放宽,但即使经过备案的改装车,在路面行驶时仍会被截停盘查,为避免影响日常使用,建议车主不要对车辆进行改装。

在当天举行的政府会议上,乌卫生部长斯捷潘诺夫表示,鉴于当前的疫情形势,政府决定将隔离措施期间继续延长,隔离措施将有所加强。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改装车之所以经常被罚,与国内改装车市场中假配件泛滥、质量问题丛生密切相关。

被罚是常态 仍有人“顶风作案”

对此,洪涛表示,汽车改装行业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在国内成功落地,无论是爱好者还是从业者都在逐渐增多,但国内汽车改装文化的普及并未“开花结果”,不少人对改装车的看法仍存在误区与误解。

“目前允许改装的基本都在外观方面,例如可更改车身颜色、原尺寸前后保险杠、原尺寸轮胎轮毂等,但改装后需要向相关部门申请变更登记。除以上部分外其他均属于非法改装,只能恢复原厂状态才可通过验车,拿到年检标识。”北京岳各庄检测场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据了解,早在2018年10月,国务院发出的《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的通知中,就曾表示将发展汽车改装作为汽车消费优化升级的重要举措。2019年4月,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将进一步促进汽车后市场发展,努力拓展汽车消费空间,汽车改装行业被再度“点名”。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经营汽车修理厂的陈明,十分喜欢越野车。为了满足越野驾驶需求,陈明把自己的爱车进行了强化升级。也正因如此,陈明因涉嫌非法改装受到交警部门处罚。

谭梓涵上学路的变化,爷爷去世前对她语重心长的叮咛,到扎根乡村、支教英语老师Miss He“们”既当教师,又要做留守孩子“家长”心态的变化,折射出我国战胜贫困“再穷不能穷教育”,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不懈努力和方方面面为乡村教育鸣锣开道点点滴滴的暖心之举。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如今,人们欣喜地发现:伴随着贫困地区“旧貌换新颜”的,不但是基础设施、乡村面貌,还有最漂亮的乡村校舍、朝气蓬勃的师生,以及无数个“谭梓涵”充满自信、犹在耳畔的朗朗读书声。(央广评论员 郭长江)

“一直以来,国内改装车行业更多依靠的是民间组织引导,需要有人告诉爱好者们改装文化不只是‘炸街’(一种改装车扰民行为)。”洪涛对记者说,发展汽车改装产业,前提是要培育出合适土壤,关于改装文化、历史、技术等相关知识的普及必不可少。

政策上的支持也引起了车企对汽车改装行业的关注。在2019年“两会”期间,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和长城汽车副董事长兼总裁王凤英提交了《关于规范汽车改装市场发展促进汽车消费优化升级的建议》的议案,联手呼吁有关汽车改装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出台。

假配件泛滥 改装车“野蛮生长”

“买到假货、山寨货的情况在改装圈时有发生。很多配件都是由无资质的小厂制造,换上国外知名品牌商标后,售价就能翻倍。”洪涛(化名)在北京东五环经营着一家汽车修理厂,由于从事改装行业较早且经验丰富,不少有改装需求的车主都愿意到他店里进行改装。

上世纪九十年代,媒体摄影记者的《大眼睛的希望》照片震动了国人的心,让“希望工程”受到全社会的关注。紧接着,国家不断出台新政策、新举措,助力乡村教育:为孩子们提供免费营养餐、鼓励大学生深入贫困地区支教的“三支一扶”,以及为乡村学校信息化教育开绿灯等等,照亮了中国教育曾经的“死角”,也照亮了贫困地区孩子渴求知识、走出大山的心。

在洪涛看来,“三无产品”装车后会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但由于改装车市场整体缺乏监管,消费者难以维权。“也有专找高仿假货的改装车主。这类车主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节省资金,但安全风险也随之升高。”洪涛认为,只注重观感而牺牲安全性能的改装行为并不可取,但这种现象也反映出“野蛮生长”后的国内改装文化扭曲的一面。

对此,陈明向记者表示,改装车的初衷是为了满足个性化需求,从这个角度来看,“官方改装车”虽然可以正常上路行驶,但在凸显个性化方面相对较弱,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其销量表现。“主机厂的入局对汽车改装产业发展有一定推动作用,但最关键还是要从法律、政策及监管三个方面进行产业突破。”陈明说。

事实上,由于国内汽车改装行业正处于起步阶段,还未像国外市场一样孕育出成熟完整的汽车改装文化,这也使不少改装车爱好者由于缺乏积极正向的引导,而做出扰民、危险驾驶等不文明行为。

此外,乌克兰政府将拨款近300万格里夫纳用于抗疫。(完)

“但这些改装对越野穿越驾驶来说还是很有必要的。”在陈明看来,由于自驾越野穿越对车辆综合性能要求较高,基本上原厂配件耐受度很难达到要求,对车辆相应部件进行改装升级,是出于对行车安全方面的考虑。所以即便常因此受罚,陈明仍经常对爱车大胆改装。

正是瞄准了这一“蓝海市场”,以吉利、长城等为代表的汽车企业纷纷试水汽车改装领域,相继推出领克03+、WEY VV7 GT巴博斯版等“官方改装车”。但从具体市场表现来看,上述车型对车企销量的推动效果尚有较大提升空间。

虽然仍存在不少问题,但随着国内车市逐步走入存量竞争阶段,汽车改装行业这一尚待开发的“蓝海之地”,正展现出强大的市场潜力。

“改装车的春天就要来了。加入进来的人越来越多,针对改装车的偏见越来越少,这就是好兆头。”在陈明看来,无论是站在爱好者还是从业者的角度,国内汽车改装行业都在逐步走向正轨。

Author: grantsha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