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银基金净利降六成团队动荡权益无建树

时代周报记者宁鹏发自上海

伴随着上市公司2020年半年报的披露,多家基金公司的经营情况浮出水面。几家欢乐几家愁,在行业整体向上生长的同时,部分公司当期净利润惨遭断崖式下跌。

上海银行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上银基金管理资产规模为 775.64 亿元,其中非货币公募业务规模 271.42 亿元,与2019年年末824.90亿元的总规模相比,呈现缩水趋势。

上海银行新近披露的(601229.SH)半年报就显示,今年上半年,上银基金净利润4900万元,同比下降62.31%。

回溯历史,自2015年三季度开始,该公司便已突破百亿规模,但从结构来看,彼时主要依靠货币基金支撑,非货币业务并无起色。自2016年二季度起,债券型基金出现了爆发式增长,从当年一季度末的2亿元,膨胀至80.38亿元。

倘若从权益规模角度来看,上银基金至今仍在原地踏步。该公司至今仅有4只权益类产品,截至二季度末的份额均在2亿份以内,上银新兴价值、上银鑫达灵活、上银鑫卓混合、上银未来生活的份额分别为1.89亿份、1.53亿份、1.37亿份、0.47亿份,亦低于初始规模。

耐人寻味的是,事件的部分当事人,如今仍在上银基金任职。

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4月4日,景泽基金提交了新基金公司设立申请。

然而,从目前已披露的中报情况看,今年上半年,在大型银行系基金公司中,经营数据除了工银瑞信较为出色外,其他都较为平淡。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微软飞行模拟专区

骨干“另起炉灶”余波

2019年,因景泽基金的筹备组与上银基金员工高度重合,一度在行业内掀起轩然大波。值得注意的是,该事件的部分当事人,如今仍在上银基金任职。

2019年7月22日,公司公告,李永飞离任总经理,刘小鹏接任,衣宏伟出任副总经理;2019年10月22日,再度发布高管任免公告,原副总经理谢新因个人原因离任,新任副总经理为李湧;原督察长史振生转任首席信息官,刘小鹏代任督察长。2020年2月,李湧又从上银基金离职。

李永飞自从上银基金离职后,景泽基金也“鸡飞蛋打”。2020年2月末,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景泽基金处于中止审查状态。

上述资深基金研究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银基金高管集体“骑驴找马”,来自业内的质疑大多停留在职业道德层面,部分员工仍在公司任职,则说明其工作还是得到了股东方及管理层的认同。

在尚未离职的情况下就公开筹备新基金公司,且以证监会公开信息方式出现,令市场不免震惊。

有心人发现,景泽基金的9名发起股东中,有李永飞、王素文、栾卉燕、郑清丽、赵兰芳、杨锴、倪侃、史振生、田博等7人与上银基金员工名字重合,而发起人之一的李永飞,甚至是上银基金在职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股热债冷”的市场行情,对于以固收为特色的银行系基金公司并不友好。

但是最近的我突然意识到,看攻略玩游戏不仅是有所得,也是一个“有所失”的过程,失去了用最自然的方式体验游戏制作者精心思考设计的游戏的机会,丧失了动脑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可能也失去了很多原本会变得对我无比重要的美好记忆。与其说是在“自己玩游戏”,更像是“重复一遍别人玩游戏的经历”,走个过场,仅此而已。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上海银行定期报告与招股说明书发现,上银基金的表现堪称“少时了了,大未必佳”。2014年是公司发行新基金的第一年,这一年即扭亏为盈,净赚5811.28万元。

整体规模上看,上银基金如今依然位列中型基金公司行列。

公开资料显示,上银基金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3亿元,上海银行投资金额2.7 亿元,持股比例90%,为其第一大股东。

作为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其成立至今固收业务占比一直较高。

而相比银行系基金公司,其他头部基金公司的增长相对迅猛,尤其是华南区域的基金公司今年上半年表现格外抢眼。

随着年龄成长,进入高中后学习任务日益加重,到我玩《零之轨迹》的时候,我已经不满足于之前玩游戏玩到自然卡关再去搜索一些具体问题来推进进度了,我开始按照网上的流程攻略玩,跟着攻略里的顺序一次性、一周目就达成各种道具收集、隐藏任务解锁等目标。当然,因为这个过程不会错过任何游戏中强力的武器装备,对于游戏战斗的难度体验也下降了很多,以至于玩到《闪之轨迹》系列时,我都可以自信的选择一周目噩梦难度进行游戏。有趣的是,这个习惯并没有随着我进入大学以后业余时间变得宽松而回到从前,我至今还有着看流程攻略(或者白金攻略)这种按图索骥的习惯。

银行系基金公司在行业内一直是有底气般的存在。

上海银行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理财业务的增长颇为迅猛,当期实现理财中间业务收入7.8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3.73%。特别是代理销售非货币类公募基金产品规模增长明显,同比增长587.66%。

我第一次看游戏攻略印象中还是初中时代,那个时候家里管的很严,玩游戏都要偷偷摸摸,更遑论让家长帮忙买游戏机了。我从同班同学那里借了一台PSP,视若珍宝,利用晚上睡觉前的时间打开里面的《空之轨迹FC》,思绪瞬间飘进广袤的塞姆里亚大陆,沉浸在艾斯蒂尔和约修亚的温情故事里。可是游戏中的战斗对那个时候还没有任何RPG游戏经验的我来说实在是太难了,游戏开始不久,我就很快被轨迹系列的恶名“新人杀手”跳跳猫教做人了——在不熟悉魔法,装备没有针对更新的情况下,我被几只看似小怪的跳跳猫虐了一晚上……类似的剧情数不胜数,好在那个时候学业压力不大,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最后还是把游戏通关了,《空之轨迹FC》也成为了我RPG游戏的入门作,游戏中各种各样的支线任务、人物对话在那之后很久我都仍能熟记于心,成为了我成长道路上一笔宝贵的童年记忆财富。

自8月28日起,时代周报记者就上银基金中报净利下滑,以及相关员工任职问题多次与公司沟通,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截至8月31日,倪侃仍在担任基金经理职务,管理上银基金旗下多只债券型基金;王素文则出现在其子公司上银瑞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员工名单中;中基协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3月,史振生仍担任上银基金首席信息官。

2019年,上银基金曾因公司骨干组团“另起炉灶”,一度被置于舆论的风暴眼。

与此同时,伴随着上海银行2019年初公告设立理财子公司,上银基金在股东体系中的定位亦变得微妙。

对于对照攻略玩游戏,屏幕前的你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和大家分享呢?

作为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上银基金成立第二年便实现盈利,曾让同业颇为艳羡。不过,自成立以来,该公司投研能力在行业中存在感不高,而对于固收业务的过度依赖,更是让其经营业绩裹足不前。

8月31日,某大型银行系基金公司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伴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纷纷设立,基金公司固收类规模面临萎缩压力,尤其是较为依赖固收类产品的部分银行系基金公司,权益属性不明显,在上半年A股结构性行情中斩获有限,影响收入也很正常。

权益基金发展停滞不前,与其不愠不火的业绩表现也有一定关系。2020年上半年,行业内混合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16.51%,而上银基金旗下3只拥有完整上半年业绩的混合型基金,收益率均在5%以下。

甚至还有玩家尝试了在这栋楼的楼顶上降落,据说他尝试了38次才成功着陆,楼顶的风光也是相当不错。

工银瑞信基金上半年实现净利润9.38亿元,同比增长18.6%;农银汇理基金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11亿元,同比小幅增长2.9%;中银基金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51亿元,同比增长11%;建信基金上半年实现净利润6.22亿元,同比减少9.2%。

GamesRadar援引外媒Engadget的报道称,这栋高楼出现的原因还得追溯到一年前。当时曾经有人在OpenStreetMap软件中将一栋两层高的建筑标记成了212层高楼,在《微软飞行模拟》开发的过程中,开发人员也提取了这一数据,于是乎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就出现了一栋直连天际的奇观大楼。

该公司成立后财务表现最出色的一个阶段是2015年上半年,赚得1.5亿元净利润;2016年全年净利达到2.05亿元后,财务状况开始出现下滑;2017年腰斩至1.05亿元;2018年小幅下降至1亿元;到2019年,进一步下滑至7700万元。

8月31日,某资深基金研究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景泽基金的暂时止步或与汹涌而至的舆情有一定关联。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事件发酵后,上银基金迎来了一系列人事调整。

2020年上半年,易方达基金净利润10.48亿元,同比增52.63%;广发基金净利润9.10亿元,同比增53.01%;鹏华基金净利润3.80亿元,同比增长53.23%;景顺长城净利润3.53亿元,同比增长80.10%。

Author: grantsha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