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0+491与7128%的关系是……答案在这里

这些看似毫无联系的数字,却记录着全国人大代表工作的一点一滴。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期间,代表们一共提出了491件议案和8160件建议。至今,这些议案和建议已经全部办理完毕。代表建议中,所提问题得到解决或计划逐步解决的占71.28%。也就是说,按照全年无休来计算,平均每天就有至少1件议案和22件建议得到办理。

数字在叠新,步履不停止。民心的热切盼望将在这些坚实的数字中得到最深切的回应和解答。

可见,RISC-V的“用处”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RICS-V将为芯片产业带来哪些变化,哪些领域将率先受益,RIOS实验室又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带着一系列的问题,亿欧科创采访了谭章熹博士。

2010年,谭章熹博士所在的研究团队启动了一个项目,在为新项目选指令集时,团队发现:主流的指令集,无论是ARM还是X86,都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于是,他们“索性自己搞一套”新的指令集,RISC-V由此诞生。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RISC-V并不是为了物联网产业而专门打造的开源指令架构。物联网只是RISC-V最早落地应用的领域。

X86和ARM不支持模块化,指令集数量繁多,且不同架构分支下的指令集互不兼容。而RISC-V的基本指令仅40余条,而且可将不同指令集以模块化的方式组织在一起,并且通过一套统一的架构来满足各种不同应用场景的需求。

根据SemicoResearch的市场调研报告:2018到2025年采用RISC-V架构芯片的数量的CAGR高达146.2%,预计到2025年,采用RISC-V架构的芯片数量将达到624亿颗,主要应用市场包计算机、消费电子、通信、交通和工业。

开源后,这些底层技术将从芯片开发设计的限制因素,摇身一变成为支持和赋能的要素。这就好比,原来土地只属于几个“大户”,人们要耕种作物,必须要向几个“大户”缴纳土地使用费。而且耕作时使用的农具还有特殊的要求,使用农具也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

目前,主流芯片指令集架构的知识产权都归企业所有,这些企业势必会借此收取高额的技术授权费用。企业逐利无可厚非,但长此以往,市场就会出现“强者更强,弱者越弱”的情况,一些小项目或者小公司的创新很可能被“扼杀”在摇篮中。

而随着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发展,智能化产品越来越多,市场对芯片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行业亟需一个既灵活好用、又免费开源的新“规则”。

RISC-V是基于精简指令集计算(RISC)原理建立的开放指令集架构。而提到精简指令集,就不得不提它的奠基者——David Patterson教授。1981年,在David Patterson教授的带领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个研究团队起草了RICS-1方案,这是今天RISC架构的基础。

乌克兰新增确诊病例数近日连续“居高不下”,抗“疫”形势严峻。据乌卫生部统计,截至当地时间14日早,该国累计确诊病例3372例,死亡98例,治愈119例。

谭章熹博士告诉亿欧科创,免费的确是“开源”的一大好处——能够极大降低研发成本,极大释放了经费相对有限的研究团队和企业的创新潜力。

2010年,RISC-V出现,此时恰逢物联网产业蓬勃发展,摩尔定律失效。从新架构出现的周期来看,RISC-V刚好踩在了下一代新兴架构出现的时间点上。

谭章熹博士告诉亿欧科创,RISC-V的研发最初源于研究团队自身的真实需求。

此外,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以来,全国人大举办了7期代表学习班,共计有1900多人次参加;组织1830余名全国人大代表开展专题调研等活动,形成调研报告91篇;截至2019年11月,全国各级人大设有代表联络站、代表之家等联系人民群众平台达22.8万个……

其次,RISC-V简单易用以及模块化的特征,恰好能满足各个“碎片化”市场的定制需求。

对于产业界而言,抓住RISC-V的机遇,就是抓住了芯片架构周期的第三次浪潮。

“我们之所以将基金会迁到瑞士,就是希望RICS-V能够更加多元化,能真正成为一个良性的生态。”谭章熹博士说。

应用:远不止于IoT

其次,“开源”后,市场难以再被几家企业垄断,产业将出现“百花齐放”式的创新。

但“开源”给产业带来的好处,远不仅限于“免费”。

而现在,这片土地成为了人们共同拥有的“财产”,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任意农具,免费在土地上耕作自己想要的作物。如此一来,耕作的成本就会极大地降低,能够参与到耕作中的人也会随之增加,作物的多样性也会更加丰富。

首先,物联网是一个公认的“碎片化”市场,有诸多细分领域,目前还没有哪个架构能垄断某个细分市场,因此物联网被这被视为RISC-V的市场“突破口”。

过去,产业中也出现过类似的“联盟”,但由于受到企业的利益影响,这些联盟往往最终还是走向了封闭,成为了个别企业垄断标准的工具。

“‘开源’能够保护这些小的群体,照顾到’弱者’的需求,更有利于多元化的竞争。”谭章熹博士说。

再从企业端来看,英伟达已经在产品中尝试RISC-V;数据存储业巨头——西部数据也在去年发布了基于RISC-V的自研通用架构。

乌克兰首都基辅,一名戴着防护口罩的工作人员穿过伊戈尔西科斯基国际机场的无人值机区域。

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13日已同意投入约24亿美元成立抗击新冠基金,用于增加抗疫医护人员薪酬,帮助感染新冠病毒去世的医护人员家庭、因隔离措施失业的公民,购买抗疫物资。(完)

首先,“开源”能够为市场带来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在推动RISC-V发展的道路上,RIOS实验室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我认为开源最大的意义是:它解锁了许多的隐藏应用。”谭章熹博士告诉亿欧科创,他认为,“开源”的最大受益者是系统架构师。当底层技术不再是阻碍,系统架构师能开发出各式各样的微架构,而且还能随意添加拓展指令集。如此一来,各种细分领域的需求都能被满足。

上世纪80年代中,ARM1问世。在功耗和成本上更具优势的ARM架构,成为了智能手机时代的“霸主”。

RISC-V的优势是:精简和灵活。

为了保持“中立性”,RISC-V基金会将总部从美国迁移到了瑞士。目前世界上仅7个永久中立国,瑞士不仅是世界上首个有国际条约承认的永久中立国,也是最受国际社会认可的中立国。

谭章熹博士告诉亿欧科创,RIOS实验室有几大目标:一是希望通过具体的开源项目,有组织地完善RISC-V的软硬件生态;二是依托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的教育资源和平台,培养更多CPU以及RISC-V方面的高端技术人才;三是希望能为工业界提供合作的机会和平台,推动RISC-V在产业的应用。

在设计出新的指令集后,团队又发现,在芯片设计领域,还有不少公司和他们遇到了一样的问题,研究团队自身的需求,与市场的需求高度吻合。因此,团队决定将RISC-V完全开放。使用者可以随意使用RICS-V的代码,无需支付授权费用;也可以在原代码上自由修改,几乎不受任何限制。

“差不多每隔15到20年左右就会出现一个新兴的架构,这个新兴的架构会适应一个新兴领域。”谭章熹博士说。

机会:抓住“第三次浪潮”

除了“免费开源”、“简单易用”等属性外,RISC-V值得被看好的原因,是因为它正好踩在了新一代架构出现的周期节点上。

在谭章熹博士看来,“开源”是一件非常必要,而且“有意思”的事情。

据乌通社报道,利亚什科指出,取消开放令的原因是市场管理者在保障顾客和市场工作人员个人防护用品方面存在严重违规。

上世纪70年代末,Intel生产出了世界上第一款16位的微处理器,同时也开创了X86架构的时代。X86架构后来也“统治”了PC时代。

这样的灵活性是X86和ARM所不具备的。

另一方面,研发人员要设计微架构,就需要用到指令集。但研发人员要用到指令集,就需要支付授权费;此外,在使用上可能还会受到知识产权拥有者的限制,研发人员不得不“带着镣铐跳舞”。

保证了“开源”和“中立”后,RISC-V还需要面对来自市场的考验——它好用么?

目前,RISC-V基金会已经有500多家会员单位,最高级别的会员单位包括RIOS实验室、西部数据、谷歌、英伟达、恩智浦、高通等。

个人防护用品短缺导致的医护人员感染依然是乌克兰战“疫”的困扰点。乌卫生部14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天里,新增确诊病例270例,其中64例为医护人员。乌卫生部部长斯捷潘诺夫日前曾向民众表示,乌卫生部门将尽最大可能保障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用品。

在这样的背景下,RISC-V出现了。

乌首都基辅市长克里奇科也宣布,为防止新冠病毒传播,关闭基辅佩切尔洞穴修道院。该修道院自4月5日起暴发聚集性感染,已有90余人确诊。基辅佩切尔洞穴修道院是乌克兰最重要的宗教圣地、原苏联地区规模最大的东正教建筑群,也是一处艺术文化价值极高的旅游景点。

“未来开发芯片的方式也可能因此发生改变。”谭章熹博士说。

David Patterson亲自担任RIOS实验室主任,David Patterson的学生谭章熹博士担任联合主任。当前,芯片产业愈发受到重视,RISC-V的发展也因此备受关注。

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一个新兴的架构,RISC-V还有诸多不成熟之处。比如缺乏成熟的软件生态,开源规则尚不完善等。但要解决这些问题,还需要一定的时间,X86还是ARM架构也不是一出现就成为“霸主”的,RISC-V也是同理。

在印度,不少印度政府资助的处理器相关科研项目都开始向RISC-V靠拢,RISC-V也被媒体称为印度的“国家指令集”。

谭章熹博士认为:除了物联网以外,RISC-V的另一个可期的落地领域是数据中心。除此之外,未来在加速器、控制器,甚至网络设备上,都有可能出现RISC-V的身影。

“开源”的好处不言而喻,RISC-V也不是第一个标榜“开源”的指令集架构,但为什么大家普遍看好RICS-V?

谭章熹博士告诉亿欧科创,基于ARM架构,研发出新处理器的周期大概是24个月,架构真正能转化成成品芯片的周期还需要额外的18到24个月。所以,在物联网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产业中,更灵活和易用的RISC-V更适用。

在西班牙语中,RIOS是“河流”的意思。RISC-V国际开源实验室的角色也像河流一样——汇聚各处的涓涓细流,共同奔向汪洋大海。而RISC-V就像水一样,“利万物而不争”。

RISC-V精简和灵活的特性,恰好适用于当下物联网市场的需要。

实际上,RISC-V已经开始在超级计算机中使用。2019年,在波兰举行的EuroHPC峰会披露了欧洲第一颗本土HPC处理器的详细信息。这款HPC将使用RISC-V等技术,并将应用在欧洲本土第一款百亿亿级的超级计算机上。(注:HPC是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的缩写,即高性能计算机群)

谭章熹博士告诉亿欧科创:“我们是一个非营利性的机构,更多地会从未整个生态系统发展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不是偏袒某几家企业。”

据乌独立新闻社消息,基辅亚历山大医院首席医生安东年科表示,医疗机构抗击疫情形势令人不安,面临挑战不断增加。该院是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最近数周来收治病人以每天10至17人的速度增加,均为中症或重症患者。

我们常说的“芯片研发能力”,其实就是指“独立研发微架构的能力”。目前,行业中微架构的数量并不多,因为微架构研发是一项技术含量极高的工作,不是所有的研究团队和企业都有相应的能力。

其次,正因为物联网呈现出“碎片化”的特征,各个细分市场对芯片设计的要求是:速度快、成本低、可定制化。

Author: grantsha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