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社会谁都不能少

数字社会谁都不能少(新视角)

一部智能手机,可以走遍天下。放在10年前,谁也不会想到,移动互联网会对中国社会产生如此巨大又深刻的影响。网络购物、移动支付、网约车……似乎生活的一切都可以转移到线上完成。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移动互联网大放异彩,在服务大众生活的同时,也在助力防控疫情。中国不断迈向数字化社会。

如果老人能够融入数字化社会,能够基本使用移动互联网,这无疑是皆大欢喜。但这不能强求,因为年龄、经济条件等种种原因,总会存在一些无法使用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人,这些人就成为我们在推进数字社会建设要高度关注的群体,在数字化中留一点非数字的空间。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实现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这其中离不开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的支持。从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我们就可以深切感受到新技术的魅力和便捷。但是无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如何现代化,都不应该忽视社会中任何一个群体,尤其是老年人群体。所以,如何让老年人适应未来的新技术,能够合理地使用新技术,检验着一个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成色。

今年4月,美国一家联邦上诉法院裁定,批准美国政府通过注射药物执行死刑。之后,美国司法部计划在7月13日至8月28日之间对4名死囚逐一行刑。(完)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对裁决提出质疑,并指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应该审查死刑本身是否违宪。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则表示,美国已有五个州通过注射戊巴比妥执行死刑,处决了大约100名囚犯。

13日上午,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地区法官楚坎宣布,根据美国联邦宪法第八修正案,通过注射药物戊巴比妥来执行死刑相当于“残酷和不寻常的惩罚”,法官裁定注射死刑是违宪的,要求推迟行刑。

对丹尼尔原计划于7月13日执行的处决因美国联邦多级法院日前连续作出裁决而被推迟。

但是,移动互联带来的方便生活却并不是对每一个人的。老人因为没有健康码不能乘坐公共交通、老人因为不会预约挂号而导致看病难……老人成为了数字社会的一个盲点,尤其是防控疫情的背景下,这个盲点显得很突出。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丹尼尔曾是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他因于1996年谋杀一家三人,包括一名8岁儿童,被联邦法院判处死刑,之后被关押在印第安纳州的死囚牢房20多年。

关注特殊群体的需求,开辟非数字化的空间。在老人等特殊群体面前,“数字鸿沟”格外需要引起注意。数字社会建设应该是属于全社会的,尤其是老人。中国逐步走向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各种需求的满足将会催生众多的产业,带动经济的发展。所以,移动互联网不应该排除那些没有智能手机、不会使用互联网的老人。而是应该利用技术、政策等帮助老人适应移动互联网,适应数字社会,开辟一些特殊的非数字化空间,让老人等特殊群体同样能够享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红利。甚至可以这样说,数字社会建设的成与败,这些特殊群体需求的满足将会是重要的试金石。

对此,美国司法部迅速向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13日晚,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裁定,拒绝执行注射死刑。几小时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在14日凌晨,以5人赞成、4人反对的结果裁定,处决可以继续执行。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19年,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宣布,恢复被废除近20年的联邦死刑。

制定政策不能“一刀切”。为了防控疫情,许多医院实行预约制,入院需要扫健康码,这无可厚非。但是在执行之中不留余地,对于有庞大医疗需求的老人来说,有时就很显苛刻:不会网上预约,不会使用健康码,那就无法到医院检查开药。这就是典型的“一刀切”的做法,人为地将一些不会预约,不会使用健康码的人排除在外。利用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服务民生是好事,但是在执行中“一刀切”,就会让好事变得没那么好。

Author: grantsha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