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六七十的教育企业还会倒下

创立于2007年、国内知名PHP培训学校兄弟连教育倒下了。接下来,类似的事情可能还会继续。

“与当年的非典一样,那些自身抗风险能力差,现金流不健康的教育公司,一旦资金链断裂,肯定会挂掉。这个比例是非常大,大概有百分之六七十。”多鲸资本合伙人、多鲸共赢基金管理合伙人葛文伟判断。

为了生存,迎合用户的需求,大批线下教培机构紧急转向线上。

经过两三年的努力,祁连山生态环境治理由破到立,按时限要求完成整改任务,完成营造林面积475.65万亩,整改问题1790个。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感染的人数还在陆续增加,整个疫情还在蔓延,企业们的这场“无硝烟”的生死战已然拉开。

最后非常重要的,是服务体系没有准备好,企业不能单纯地把线下的服务体系搬到线上。现在陆续已经暴露出了一些问题,比如老师不知道怎么在线上讲课,学生学习监控出现问题、线上APP注册不了、家长老师被直播课折磨崩溃……

祁连山被誉为“冰源水库”,是中国西部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前些年,该区山地森林和草原生态系统破坏较严重,水源涵养和生态屏障功能受损、生物多样性遭到破坏,引起中国官方高度重视,2017年实施全面整治、保护和修复项目。

在疫情面前,活下去是最重要的法则。

和2003年非典时期类似,历经了5个月的停课时间,活下来的教育企业如新东方、英孚、环球雅思等都有很好的发展。

另外是内容没有准备好,在线上教学,并不是把一个简单的PPT搬到线上就可以了,尤其是当前的屏幕时代,基于移动屏幕,比如Pad、手机等音视频内容都是相对缺乏的。

回顾2003年非典时期,我们会发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但这并不意味着,疫情会对教育行业带来灭绝性灾难。疫情结束后,一部分企业会获得更好的成长。

目前,面对着新东方在线、学而思网校、网易有道等教育巨头的免费送课,在最近两三个月的过程中,一些线下教育机构原有的学员会拥护线上课程,很有可能会选择其他机构进行培训,从而导致大批学员的流失。

该项目将重点研究祁连山自然保护区濒危物种和关键生态系统的分布格局,揭示生态环境演变规律,量化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对自然保护区的影响。评价生态系统稳定性、脆弱性、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水资源供给功能、生态治理效果,提出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质量评价技术方法。以及识别关键生态环境问题,构建极端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双重作用下诱发生态变化的预警方法和技术,研发生态环境监控的关键技术,集成自然保护区评估、预警及监控、管理技术体系,提出有效管理办法。

具体来说,线上和线下是两种不同的教学场景,如果直接将线下老师推到线上,如何与学生互动,吸引学生注意,如何进行表情管理……这些事情是需要时间去适应和学习的。

据了解,该项目是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典型脆弱生态修复与保护研究”重点专项,拟获拨中央财政经费2064万元,项目执行期为2019年12月至2022年11月,是“十三五”期间,甘肃省第二个定向组织实施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完)

此外,这两年资本大环境不好,投资人也更加理性,在选择投资标的上相对谨慎。因为经常和投资机构打交道,蒋铠阳对此很清楚,当前中后期投资人整体偏保守。因此作为那些中后期公司,此刻不能完全押宝融资实现回血,也要重视起现金流管理。

偏线下企业将遭遇重创

一是目前的宽带传输能力还不够,尤其国内的互联网巨头阿里和腾讯,在近段时间,面临千万级用户的同时使用,钉钉和企业微信都不同程度出现崩溃情况。线上上课、直播教学会对宽带的能力要求更高,这个方面,连阿里和腾讯都不能很好解决,更不用说那些规模体量并不大的教育机构。

当年的非典,让101网校、新东方在线等PC端互联网企业兴起,这与当前深受关注在线教育并无差别,只不过前者是PC端,后者是移动端。

在线教育不是线下教育的“上网”,而是新的产品形态。蒋铠阳向亿欧表示,线下机构如果不具备线上用户视角、教学产品、教研投入、师资配置,很难有效实现高质量的教育活动交付。

另外,有企业在充分与员工沟通之后,员工减薪与企业一起渡过难关,并约定未来情况改善之后再进行偿还。

蒋铠阳也观察到,行业内目前已经线上线下从产业链上游获客,然后到下游交付的结合案例,他认为这里面未来一定会有更多机会。

如今,科学保护项目,在祁连山生态改善工作中越来越多。无人机、激光雷达扫描仪、土壤呼吸测量仪等国内外先进仪器设备投入使用,“数字化”全方位生态观测,为祁连山生态效益保护评估提供重要科学依据和大量第一手资料。

对企业来讲,在这场“活下去”的战场上,每一步都要谨慎,尤其是在资金的把控上。

尤其是当前像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等推出一系列免费在线课程,支持“停课不停学”。据相关业界人士推测,目前像上述的企业,疫情下注册用户已经出现了翻番。

毫无疑问,经过此次疫情,在线教育市场渗透率会获得进一步增长,线下教培机构会逐步迁移到线上,整个在线教育行业进程被按下加速键。

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投资副总裁崔宇向亿欧提出,目前来看,控制成本,提升效率,是最有效的自救方式。

其次是老师没有准备好,并不是所有的老师分分钟就能变成线上老师,最近网络上相关段子不少,老师们表示自己并不想做主播,做主播太难了,“一堂课下来,学生群里多了一堆自己的表情包。”

在线教育进一步整合洗牌

对在线教育企业,当前存在较大机遇。但葛文伟提到此次疫情大概率会持续5个月,企业应该做好准备,减少企业成本,适当做出人员优化也是有必要的。

但仓促向线上转移自己的业务同样存在风险,因为如果无法保证产品质量,给用户良好的体验,会导致用户加速流失,甚至影响品牌。

但转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线上和线下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运营方式,这种转型是异常困难的事情。

其实很多线下教育机构的创业者也知道,转型线上存在太多不确定性,但形势所迫,转型可能会死,不转型一定会死。

“这段时间只有成本的支出,没有收入,只能先裁掉一部分员工”,一位线下教育机构创业者在疫情下做出了裁员的举措。

图为兰新高铁经过祁连山脉。(资料图) 杨艳敏 摄

王凯峰向亿欧提出,此次疫情对教育行业来说,会是一次还不错的洗礼,经此一役,整个行业的健康程度可能会更高。

比如线下机构场地方面,同一时间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米;教师方面,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语数外、理化生等学科培训的老师具有相应教师资格;收费方面,不得一次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再加上资本寒冬,使得整个教育行业处于阵痛期,其中对线下教培机构冲击更大。

线下教育机构面临的预付费减少,或者是退费下,现金流难以支持的情况,有相关教育人士建议,相关方如果能对场地租金费用进行一定程度的减免,对线下教育机构将是很重要的帮助。

值得注意的是,在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倡议下,大量的公立学校体系里的教师及教学管理者被迫开始使用线上工具,进行在线直播、在线互动,这些公立校及教师,连带家长学生,会成为新一波在线教育用户。

在目前的情况下,在线教育企业获客成本相对较低,泰合资本副总裁蒋铠阳建议,相关的创业者应该抓住这次机会,在基础设施、内容生产供应等基本功上果断做投入。

该项目由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牵头承担,兰州大学、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西安交通大学、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甘肃省治沙研究所、甘肃省祁连山水源涵养林研究院等8个单位参与。设有“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对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的影响”“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质量评价”“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变化预测预警”“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全过程监控技术与示范”“祁连山自然保护区评估、预警、监控技术体系与监督管理”等5个子课题。

不过政策可能不最关键的,疫情之下,服务行业普遍受到打击,教培机构要想活下来,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业务,以自救为主。

具体原因,葛文伟做出了4点分析:

虽然这条路很难,风险很大。不过北塔资本合伙人王凯峰还是比较乐观,在他看来,是否可以线上化,这个事情与机构的业务品类密切相关,他举例北塔资本投资过的一家机构,将旗下阅读、写作业务转型线上,收到了家长们不错的反馈。

近两年,教育部等相关部门大力规范校外培训机构,陆续推出了针对线上线下校外培训机构更为严格的监管政策。

据介绍,该名称源于屈原长诗《天问》,表达了中华民族对真理追求的坚韧与执着,体现了对自然和宇宙空间探索的文化传承,寓意探求科学真理征途漫漫,追求科技创新永无止境。象征“揽星九天”的任务标识,展示了独特字母“C”的形象,汇聚了中国行星探测(China)、国际合作精神(Cooperation)、深空探测进入太空的能力等多重含义,展现出中国航天开放合作的理念。(相关报道见第六版)

作为一个教育行业深扎20多年的教育投资人,葛文伟对这点看得很清楚:“越是焦虑的时候,越是要想清楚自己能做什么,尤其是在线上部分能做什么,只是一窝蜂的把业务搬到线上,是个非常错误的决策。”

紧急转型线上可行吗?

经历过疫情的教育行业会出现什么的发展态势,亿欧采访的多位业界人士都表达了乐观的态度。

一些教育培训机构,此前可能在开拓公司新的业务,在这方面有非常大的支出。在特殊时期,这部分开支和成本是可以节省的。

整体来讲,目前对现金流充裕的头部企业,如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等,疫情对其影响相对较小;不过靠预付费来支付场地租金、员工工资的中小型机构,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向亿欧表示,这类机构在疫情期间的日子会非常难过,或可能面临着被整合。

因此,疫情下很多机构进行线上化,成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没有出路的出路。

2019年,教育行业就已经出现了诸多资金流断裂、跑路、关店的机构,其中包括成立了20年韦博英语、明星企业太傻留学等。2020年,在疫情的笼罩下,教育行业将迎来更为艰难的一年。

此外,针对品牌效应较好、以往现金流状况比较好者,金融机构也可以提供一定的信贷服务。

自救:控制成本,重视现金流管理

在这样的时期,疫情的发生就成了一个导火索,让本就处于阵痛期的教育企业遭受严重冲击。如遇到大批家长退费,现金流不充裕的教培机构,很可能会直接倒闭。

在崔宇看来,如果一个企业连自救都做不到的话,那这个机构大概率是存在一些问题。

Author: grantshaw.com